针对近期事件,谈冬虫夏草的各种争议点

人红是非多,备受追捧的冬虫夏草也不例外。中国科学院上海植物生理生态研究所王成树研究组最近发现,冬虫夏草无法合成虫草素和抗癌的喷司他丁。与此同时,关于冬虫夏草的一连串争议都浮出水面。

有微信文章把冬虫夏草说得一无是处:出身非常普通,贵得毫无道理,效果若有若无,吃多了反而有害 众说纷纭之下,科研人员道出苦衷:冬虫夏草身上还有太多未知之谜有待揭开,亟待深入的基础研究。

冬虫夏草为什么很贵?

冬虫夏草是迄今发现的数百种冬虫夏草中最受欢迎的一种。在青藏高原高寒草甸土壤中,冬虫夏草感染蝙蝠蛾幼虫,形成幼虫尸体和真菌基质的复合体。正是这种僵尸蠕虫在自然界生长,其价格高得令人难以置信。

20世纪70年代初,一公斤虫草只需20元左右。到20世纪90年代中期,价格已经升至5000元。

大约在2002年我第一次开始旅行时,虫草的价格是每公斤4万元人民币。在西藏林芝从事虫草生意的马富明告诉《科学日报》,他店里的藏南曲虫草质量现在是每公斤22万元。市场上最贵的虫草甚至可以卖到每公斤40万到60万元。

对于如此天价,冬虫夏草研究专家、杭州凯希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柯传魁认为,一方面确实有效果,另一方面也不排除商业投机的贡献,因此冬虫夏草已经成为身份的象征。由于冬虫夏草资源短缺和供应短缺,已经发生了许多商业骚乱。柯传魁表示,这包括中间商涨价和囤积居奇。甚至现在,称重行业已经形成,特别是用胶水将黑色金属粉末涂在冬虫夏草上,通过称重获得更高的利润。

很难说价格有多合理。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研究员刘钟惺说,冬虫夏草的天价主要是由于材料短缺。刘钟惺告诉记者,虫草主要分布在中国,虫草年产量只有120吨。它对生长环境要求非常严格,只生长在海拔300万米的青藏高原。

虽然人工冬虫夏草现在已经种植,但成本相对较高,年产量不到10吨。刘钟惺介绍说,冬虫夏草寄主幼虫完成产卵、孵化和成虫的生命周期大约需要3年。虽然人工培育冬虫夏草的周期已经缩短,但仍需两年半的时间。此外,整个培养过程需要确保20摄氏度以内的低温。

虫草会导致砷中毒吗?

由于对癌症预防的怀疑,服用冬虫夏草是否会引起砷中毒也重新成为讨论的焦点。[/BR/][/H/]2016年2月,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了《总局虫草产品消费者意见》,称对虫草、虫草菌粉和纯粉片的监测和检查发现砷含量为4.4±9.9毫克/千克,超过了国家保健食品安全标准中1.0毫克/千克的限值。长期食用冬虫夏草、冬虫夏草粉和纯粉片等产品会导致砷摄入过量,并可能在人体内积累,风险很高。公告说。冬虫夏草中的砷来自其生长的土壤。

许多真菌具有富集重金属的功能。青藏高原矿产丰富。如果土壤中的砷含量相对较高,冬虫夏草的砷含量就会超标。然而,刘钟惺说,这个暗示并没有清楚地解释冬虫夏草中砷含量过高的问题。因为有机砷对身体有益,只有无机砷是有害的。青海畜牧兽医科学院虫草研究室主任李玉玲也认为,中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公告值得进一步讨论:它只披露虫草中的砷含量,并没有区分有机砷和无机砷。

不仅有巨大的消费市场,而且研究冬虫夏草的研究人员之间也有很大的差异。用刘钟惺的话说,会议是一场吵吵闹闹的战斗。差异主要源于从不同角度研究冬虫夏草的人对它有非常不同的理解。刘钟惺告诉记者,从真菌分类的角度来看,冬虫夏草是一种真菌。从中医的角度来看,冬虫夏草是一个整体,不能等同于真菌。因此,王承书团队的研究结果也引起了一些争论。这是因为该团队的研究对象不是天然冬虫夏草,而是一种冬虫夏草真菌——中国被孢霉。

多年来,关于冬虫夏草一直存在争议

这是专家们在最近学术会议上热烈交流和讨论的地方。李玉玲说,讨论的核心是其中一种真菌的研究结果能否代表天然冬虫夏草的研究结果。王承书认为,作为冬虫夏草唯一的无性形式,被孢霉是真正杀死蝙蝠蛾幼虫并使其长出草的真菌。在他看来,冬虫夏草是细菌和昆虫的复合体,中国被毛孢就是其中之一。细菌中没有虫草素合成基因,当然昆虫中也没有虫草素。
每次开会,我们都有自己的论点,但我们无法相互说服。李玉玲说,冬虫夏草引起的学术争议多年来从未停止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