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鲜冬虫夏草成替代品

在格桑鲜花盛开的雪域高原上,破茧而出的蝙蝠蛾幼虫偶然在休眠的土壤中相遇冬虫夏草菌孕育出传奇般的生命——冬虫夏草。冬虫夏草是两种不同生物创造的生命奇迹:冬天被称为昆虫,夏天被称为神奇的草生物。几千年来,冬虫夏草已经成为人们追求的“神圣之草”。

天然虫草一草难求

含英纳华、汲取了天地精华的冬虫夏草,是上苍赐予人类的珍宝,在神州大地被誉为大补之药,有“百药之王”的美称。它在中国被誉为伟大的补药,并被誉为“万药之王”。一千多年前,医学经典《藏药》记载冬虫夏草具有“润肺补肾”的功效。后来,冬虫夏草也被历代医生称为“各种缺陷和损伤的最佳治疗方法”。明朝中叶,冬虫夏草传到日本,被贵族广泛食用。清朝雍正或甘龙年间,冬虫夏草成为药材。200多年前,欧洲传教士把虫草带到了法国。随着人类接触足迹的扩大,冬虫夏草的声誉不断传播,并已真正传播到世界各地。

然而,生长在青藏高原高海拔地区的冬虫夏草对自然环境要求极高,年产量非常有限。此外,近年来持续的生态破坏和自然灾害的影响极大地降低了许多虫草产区的产量。人们曾报道:“与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相比,目前青海省冬虫夏草的储量大幅下降。较低的地区仅占30年前的3%-10%,总体趋势是逐年下降。”由于天然冬虫夏草的稀缺、采集困难和社会需求巨大,冬虫夏草的价格飙升。以中国最大的冬虫夏草生产国青海为代表,在不到30年的时间里,冬虫夏草的价格上涨了两倍多。

发酵虫草菌粉从无到有

为了改变“一草难找”的现状,1972年,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研究所开始收集从各地分离的优质虫草菌株。经过10多年的研究,终于从青海华龙海拔3800米的新鲜冬虫夏草中分离出生长编码良好的优良虫草菌株“cs-4”,使人工虫草制剂取代天然虫草成为可能。

1985年,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的几位专家对发酵虫草粉末cs-4进行了审查,一致确认人工发酵虫草粉末cs-4的主要成分与天然虫草基本相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