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虫夏草虫草素的抗癌作用

虫草素是冬虫夏草的重要成分之一。它也是核苷和冬虫夏草的主要活性成分。它具有多种生物活性,如抗肿瘤、抗菌、病毒抑制、蛋白激酶活性抑制等。

恶性肿瘤已经成为威胁人类生存的主要疾病之一。放疗和化疗不仅直接杀死肿瘤细胞,还会损害宿主的免疫系统。 近年来,中医已在临床上用于肿瘤化疗的辅助治疗,以增强机体的免疫力 冬虫夏草能减轻化疗药物对免疫功能的损害,其效果已得到证实。

虫草素是冬虫夏草的重要成分之一。它是一种核苷类似物,具有广泛的生物活性和药理作用,已被大量体外细胞试验证实,并已引起全世界的关注。 虫草素是虫草中核苷类的主要活性成分,也是虫草的主要活性成分。它具有多种生物活性,如抗肿瘤、抑菌、抑制病毒、抑制蛋白激酶活性等。

研究证明虫草素能抑制mrna合成,诱导细胞凋亡和分化细胞,从而抑制各种肿瘤细胞,尤其是某些类型白血病细胞的生长 目前,由虫草素研制的白血病新药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

虫草素抗癌机制是它含有一个游离的醇基,可以被掺入癌细胞中作用于dna,从而抑制癌细胞的核酸合成 一些研究还表明虫草素是一种rna合成抑制剂,能够选择性地抑制rna合成,进而影响蛋白质合成,从而具有抗肿瘤作用。 至于冬虫夏草对诱导肿瘤细胞凋亡的作用,有学者认为冬虫夏草菌丝体乙酸乙酯提取物可以诱导人白血病细胞凋亡。张青等中国学者最近的研究表明,人工培养的冬虫夏草菌丝乙酸乙酯提取物在25毫克/毫升浓度下对人白血病hl-60细胞有很强的细胞毒性,并能抑制其增殖。hl-60细胞暴露于200毫克/毫升的环境中6 ~ 8小时后,会引起hl-60细胞染色质浓缩,dna裂解,出现典型的细胞凋亡。 因此,推测提取物对癌细胞增殖的抑制主要是由诱导癌细胞凋亡引起的。

研究者将冬虫夏草的抗肿瘤机制归纳为两类:直接效应和间接效应 直接作用是指冬虫夏草中的抗肿瘤活性成分通过抑制靶核酸、蛋白质合成或葡萄糖跨膜转运直接抑制肿瘤细胞的增殖。间接效应是指冬虫夏草中与抗肿瘤相关的活性成分通过促进靶免疫细胞的增殖和分泌来增强免疫细胞的功能,并通过宿主介导发挥抗肿瘤作用。

虫草素在体内主要遵循嘌呤核苷代谢途径[14],并在腺苷脱氨酶(ada)的作用下迅速脱氨,成为非活性代谢物3c-脱氧次黄嘌呤核苷;另一小部分被磷酸化成三磷酸虫草素,其形式可以是虫草素,其在balb/c-3t3小鼠成纤维细胞中的代谢试验表明虫草素可以两种方式磷酸化:磷酸化依赖于腺苷激酶,其与腺嘌呤核苷酸分解代谢无关;磷酸化与腺嘌呤核糖核苷酸的分解代谢密切相关。

当虫草素单独用于体内试验时,它的快速脱氨基有很大的局限性,并且也给虫草素作为药物联合研发带来一定的困难。 因此,人们采用了两种方法来稳定虫草素:添加侧键基团以防止脱氨基;腺苷脱氨酶抑制剂的联合应用 目前,虫草素治疗白血病的新药已进入第三次临床试验。 体内试验发现,核苷酸类似物3c-脱氧腺苷(虫草素)作为一种腺苷脱氨酶抑制剂,对末端脱氧核苷酸阳性白血病细胞(tdt+)的毒性大于末端脱氧核苷酸阴性白血病细胞(tdt-) 用高效液相色谱法检测3c-脱氧腺苷在体内的代谢,分析其抗tdt+白血病机制。结果表明,3c-datp不是3c-da抗白血病的主要原因,而tdt活性是主要原因。体内实验表明,pbm对3C-多巴胺的细胞毒性不敏感。

eiilin.kodama的体外细胞试验证实,2.5lm的dcf可抑制ada对虫草素介导的毒性的影响,并进一步证实tdt+白血病细胞比tdt-白血病细胞对虫草素毒性更敏感。 基于一系列体外试验的结果,波士顿大学医学中心已进入虫草素和dcf联合治疗tdt+白血病的3期临床试验。 然而,虫草素在人体吸收过程中容易被腺苷脱氨酶降解,同时应用腺苷脱氨酶抑制剂具有更大的副作用。 因此,预防腺苷脱氨酶降解是虫草素临床应用中的一个关键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