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虫夏草的礼品定位让其身价猛涨

自古以来,中国就自诩为“礼仪之邦”,并在一定的历史时期得到了世界的认可。从那时起,这一荣誉成为中国人在海峡内外行走的“名片”。 然而,近年来,不仅外国人,就中国人自己也开始怀疑我们祖先留下的“礼仪之邦”的精髓有多少仍在被我们继承和传承。

作家张怡和曾在《往事并不如烟》中写道:“中国自古是礼仪之邦,现在却连同城而居的好朋友都不能见面,还美其名曰文化大革命,一点文化也没有。” “现在,在21世纪,虽然历史原因造成的“礼仪缺失”早已不复存在,但庞大礼品市场需求并不能证明我们比当时更有文化。“部分送礼涉嫌洗钱”“虫草药用价值同蘑菇,礼品属性致价格高涨”的刨析反而在说明,中国礼仪之邦的传承,已经从“没有文化”过渡到了“拜金主义”。

冬虫夏草的礼品定位让其身价猛涨

全球拉菲中国买、中产不爱送GUCCI、“雅贿”、“中字头”礼品等礼品市场上的专业术语和名词让人“礼轻情意重”这句古语只能停留在文人墨客的字里行间。对于市场而言,这确实是一件好事,因为有消费才能拉动经济增长,近而带动GDP的增幅。然而,在礼品选择上过渡的拜金只会便宜了奢侈品生产商和礼品经销商。根据战略咨询公司贝恩公司2011年12月发布的《2011年中国奢侈品市场研究》,2010年,中国消费者的奢侈品消费总额达约2120亿元人民币。2010年、2011年两年,送礼主导的消费占中国奢侈品消费的份额超过30%。

此外,因具有礼品属性而被推高的虫草价格则说明“拜金主义害死人。”数据显示,今年春节前,西藏拉萨市场上品质较好的冬虫夏草批发价每公斤已经突破20万元;而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虫草的零售价甚至以克为单位在计算,价高的,每克在700元以上。既不是生活必需品,也不一定有起死回生的疗效,单作为一种野生的保健品,仅仅是因为具有“礼品”的属性,其价格就被推高到让工薪阶层望尘莫及的地步,实在令人汗颜。

而在工作人员看来,更应该令国人无地自容的是,与中国人只追求最贵的送礼原则不同,外国人送礼不送特别贵重的,一般在一两千元。可见,“礼轻情意重”这句被国人遗忘的警世恒言如今被外国人很好地学以致用了。在外交场合,这句话体现的似乎更加明显。据一位从事外交事务的人士讲,中国官员出访国外,往往携带很多贵重礼品,尤其是当要连续访问多个国家时,礼品托运常常会超重。而外国赠送给中国官员的礼品往往很简单,一张明信片或者一些文具。

由此可见,礼品市场年需求近8千亿并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礼仪之邦”的精髓也并不能在8亿元的礼品市场上得到展现。在工作人员看来,8亿元的礼品市场需求,一方面说明了中国的人口众多,人际关系过于复杂之外,另一方面则显示了中国的暴发户在不断地增多,“不求最好,但求最贵”的笑话正在演绎成一种可悲的生活准则。